小說 我不可能是劍神討論-第四十七章 回去一定讓死者好好反思閲讀

我不可能是劍神
小說推薦我不可能是劍神我不可能是剑神
“嗯?”
闻听这个声音,燕仁的眼中顿时充满了迷惑。因为他听得清清楚楚,这分明是自己爹的声音。
可是爹为什么还没进门就在训斥自己?
是不是有哪里不太对?
果然,下一秒就有一双大脚踏进了房间的大门,一位气度威严的中年人带着风声走进来,一副来势汹汹的样子,身后还有许多燕家家将跟随。
正是燕仁的爹,掌管燕家二房的燕立南。
在燕陵城里也算是真正的实权人物。
可是看这样子似乎他还不是带队者,只是一个开路的,被人群簇拥在最中央的,是一位披着黑色大氅的女子。
这女子周身都掩盖在大氅之下,面庞沉静,居然看不出太多年纪。只是从那双眼中能够看出相当沧桑的意味,预示着她绝不年轻。周身还萦绕着浓而不烈的威压,让靠近的人能感受到无形的压力。
燕仁似乎也认识这女子,一见到她的容颜,立刻露出了极为敬畏的眼神,大声叫道:“三奶奶?”
这被他叫作奶奶的女子站在门口,纹丝不动,也不应答,也不说话,只是静静看着。
燕立南大踏步走上前来,到李楚跟前,笑道:“哎呀,这位就是李楚小友吗?还不知犬子是做了什么错事冒犯了小友?还请放心,回去之后我一定对他严厉管教。”
“爹……”燕仁弱弱地说道:“我没惹这小道士。”
“把嘴给我闭上!”燕立南陡然暴怒,翻手一巴掌。
啪——
这一掌打得是如此之狠,以至于燕仁整个人横着就飞了出去,撞塌了一张桌子才落地,一时就没爬起来。
在场的人看的都是眼神一抖。
“李楚小友理应与我平辈,你得叫李叔叔,一点礼数都不懂。”燕立南怒道。
他再看向李楚,就听李楚淡淡说了句:“他确实没惹我。”
“哎呀。”燕立南立刻笑着搓了搓手,“没有就好,我就怕你们闹矛盾啊。那气氛怎么搞得如此紧张?回去我一定让燕仁反思一下……”
笑的是那么和蔼。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宛如一个慈祥的老父亲。
燕仁还没爬起来,但眼泪已经顺着脸在流了。
内心甚至有了一丢丢的不自信,这个对自己下手极黑、对李楚和颜悦色的中年人……到底是谁爹?
燕立南又左右看了看,然后回过头,冲那女子说道:“好像是没什么事嘛,也没什么人受伤,也没闹出什么大乱子。呵呵,还惊动了三姑姑你,真是……”
“爹……”燕仁在那边挣扎着爬起来,凑过来说道:“是没人受伤,但是有人没了……”
“谁?”燕立南眉头一皱,似乎极为不悦。
“就是四叔那个儿子……燕无歇。”燕仁拿手对着空气比划着,“刚才还站在这呢,那么大一个大活人,被那小道士……”
说到这,他感觉到亲爹恶狠狠地瞪了自己一眼。燕仁还以为是自己称呼不对,忙又改口道:“被李叔叔一剑就斩没了……”
“你给我把嘴闭上!”燕立南陡然又暴怒,反手再一巴掌。
嘭——
这一巴掌比刚才更狠,燕仁换了个方向又飞了出去,砸碎了另一张桌子,直接见到了满天星斗。
“小李道长怎么可能会当众杀人?”燕立南顿喝道,接着目露凶光,环顾左右,“谁看到了?”
在场的燕家小辈都是旁系,历来畏他如虎,旁的那些好姑娘们更加不敢出声,被他看的一个个全都瑟瑟发抖,哪有一个敢做声?
众人都看出这燕立南是铁了心要保小道士,自然谁也不会去触这个霉头。
“哼……”燕立南哼了口气,正想放松的时候。
忽听得李楚道了声:“我确实杀了燕无歇。”
假如不是他的语气真的相当平淡、坦然,充满了理所应当。
燕立南很可能会把这理解成为挑衅。
仿佛是在说……我就杀了,你能怎么样?打我啊?气不气?
“……”
燕立南沉默了一下,之后再度露出和蔼可亲的笑容:“小李道长就算是杀人,也一定是有原因的嘛……我回去一定让死者反思一下……”
燕仁的眼泪顺着红肿的脸颊逆流成河……
“燕无歇抛妻弃女、罪该万死,的确算不得杀错。”那女子忽然开口道:“你师傅在给我的信里写的很清楚。”
余七安当时确实有手书一封,不过李楚他们没看内容,就随着信物一起留下了。
看来师傅交托的人果然就是这女子。
其实早就能猜到了,谁还不知道余观主的信只会写给女人呢?
“哈哈,那就好,那就没事了。”燕立南似乎是擦了擦额头的冷汗,看向一旁的家将,“抬上这个逆子,我们走!”
一大票上前将被自己爹亲手打懵的燕仁抬起来,撤出了房间。
燕立南来到女子身边,小声道:“那三姑姑,我就先回去啦?”
“去吧。”女子瞥了他一眼,道:“你们二房的子弟需要严加管教了,燕家如何能传到这般秉性的人手里?”
“我当初看燕无歇那小子就不像是他爹亲生的!”燕立南重重道,“他充其量就是个……临时子弟。”
“三姑姑请放心……”
“我这就回去抓紧编排……不是,抓紧调查,势必要将他逐出我燕家二房的门墙!”
燕立南就这样战战兢兢地带人离开了。
房间里的其他人也觑机溜走。
一时间,偌大的房间忽然只剩下李楚三人和那女子。
“多谢前辈主持道义。”李楚说道。
他自然不会觉得那燕立南真的那么好说话,唯一的解释只有面前这个女子在帮忙。
“燕家枝系繁茂,全族上下已近万人,难免会良莠不齐。不过像燕无歇这样的,却也只是个例。”女子这才第一次露出微笑,“希望不要影响你对燕家的印象。”
“不会。”李楚摇头。
“替我向你师傅问好。”女子又淡淡说了一句这个,复又转身离去。
连名字都没有留下。
看得出来,也是相当清冷的一个人。
看着女子淡然的背影,王龙七感慨地摇了摇头,“余观主牛逼这句话,我已经说得累了……”
“德云观的传承……真是值得我用毕生学习啊。”杜兰客也深有所感地叹道。
……
德云观里。
“阿嚏——”余七安猛地打了一个喷嚏。
然后揉了揉鼻子,笑道:“一想二骂三风寒……不知道是谁想我了……阿嚏——”
话还没说完,又打了第二个喷嚏。
对面,李茂清面色铁青地擦了擦脸。
他冷声说道:“这不知是谁骂你了。”
“呵呵,非也。”余七安摇头一笑,道:“是两个人一起想我了。”
“我此生两世为人,也算是走南闯北,见惯了世面,但像余观主脸皮这样厚的人……也是着实第一次见。”李茂清道。
“修道讲究三大要诀,不外乎胆大、心细、脸皮厚。”余七安也不反驳,反而侃侃而谈,“缺一不可啊……”
李茂清不禁问道:“你修的这个道……它正经吗?”
“呵呵。”余七安笑而不语。
“其实我很好奇,小李道长找上门去找燕家人的麻烦,以燕家那般大族,自有威严法度。即使是他能强行杀人,也势必会将事情闹大。你究竟是找了什么熟人?能将这种事情摆平。”李茂清又问道。
“只是一个燕家内部的熟人罢了。”余七安道:“想当年,江湖上的人都叫她燕三姑娘,如今江湖上的人都叫她燕三奶奶……”
“燕三奶奶!”李茂清惊讶了一下,“那可是燕家族内最年轻的陆地神仙,如果不算那些生死存疑的老家伙,很可能是燕家唯一的陆地神仙。余观主……竟和她有交集?”
“年轻时候,略有相交。”
余七安简单说道,“如今已多年不见了啊。”
“只是略有相交?”李茂清目光狐疑,“那她怎么会帮你处理自家人?”
“嗯……交情只是一方面。”余七安笑道:“另一方面,凡是正直之人,自然都会帮忙制裁那恶徒。还有……”
“我在给她的信里也说明了……”
老道士捋了捋胡子,“我徒儿一人,未必不能灭她燕家。”
这话一出口,李茂清的手似乎也随之抖了一下,“余观主可是在说笑?”
“国师大人住在我德云观的时日也不短了,我是不是说笑,你觉得呢?”余七安老神在在。
李茂清沉默了一下。
继而抬起头,“小李道长……究竟是怎么回事?”
“国师问的是什么?”余七安反问。
“他分明不是大能转世,可仅此一世……十八九年,就修炼到如此难以揣摩的境界。”李茂清的神情严肃起来,“这已经不是天赋所能解释的了。”
“我不知道。”余七安摇头。
李茂清却好像并不信他,目光直视余七安:“小李道长……究竟是不是……”
他口中缓缓吐出两个字:“仙缘。”
“哦?”余七安又一笑,“国师大人也知道仙缘?”
“我虽没有赶上那个时代,但也略有耳闻……当年因为仙缘一事,江南出过不少乱子。”李茂清道:“还请余观主如实相告。”
“实话实说就是……”老道士也不卖关子,非常直接地摇头:“不是。”
“嗯?”李茂清似乎不信。
“我知道你这些天一直对李楚有怀疑,但是我可以非常明确地告诉你,我徒弟就是好好的一个人。”
老道士罕见的有些认真。
“而且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百姓的人……”
“是啊……”李茂清也笑了笑,“小李道长确实……”
“你不用笑,我知道你心里想的是什么。”余七安继续道:“你们这些朝堂上的人,见惯了龌龊,就什么都容易往坏处想,自古以来也早有一套不讲情面的行事手法。但是我劝你最好不要对我徒弟有什么坏心思,他虽然正直,却也不傻。”
“如果你想对他有什么算计,就算他答应,我这个当师傅的也不会答应。”
“我能有什么坏心眼呢……”
李茂清的笑似乎变得勉强了。
“最可怕的就是,用那种自诩正义的嘴脸做着狼心狗肺的事情。”余七安指了指一边的井口,沉声道:“你之前不是问过我那井下有什么吗?”
“什么?”李茂清问。
余七安凑近他,悄悄说了些什么。
“这!”李茂清惊的立马从石凳上跳了起来,指着余七安,连连颤抖,“原来是你……原来是你……”
半晌,他才平静下来,重新坐回来。
“你们德云观里,就没一个正常人。”
“哈哈。”余七安又笑道:“当然,我知道国师大人如今还是拿我们当朋友的。只是日后你回到朝堂,难免要向着那边做事。仅仅是一个善意的提醒,反正就是……勿谓言之不预也……”
“我懂。”李茂清此时的笑反倒真诚了许多似的。
“懂了就好,咱们继续下棋。”余七安道。
“好。”李茂清重新看向棋盘。
凉风拂过,衣袂飘飘,老槐树下重新又恢复了岁月静好。
只是……
“诶余观主你是不是趁刚刚说话的时候偷换棋子了?”
李茂清的声音又很快响起。
“没有的事,你别瞎说啊。”余七安矢口否认。
“看你那副义正辞严的样子,我还以为你是啥好人呢,再这样可没人跟你俩玩了啊……”
“我以你的人格起誓!”
“咱做人可不能丧良心啊……”
俩老头吵吵闹闹的声音,传到了屋子里。
正捧着一本书默读的雷龙宝宝撂下书本,抬眼看了看窗外,屋檐划出四角的天空,不禁拄着下巴叹了口气:“嗐……”
……
燕家二房的宅邸内。
燕仁躺在床上,燕立南坐在床边,叹气道:“仁儿,你是不是还在怪父亲打你啊?”
“嗯……”燕仁转动眼珠,看见父亲仍旧悬在半空的那只铁掌,毅然摇头道:“没有,绝对没有。”
燕立南的手还是落下,却是摸了摸燕仁的头。
“我这都是为你好啊。”他缓缓说道:“那小道士不知是什么来路,居然能请动三姑姑出马。她向来不喜俗务,从来不掺和家族事情。可一旦发话,谁敢有半点违逆,也不是闹着玩的!”
“爹,孩儿知道。”燕仁应道。
“尤其现在还是这个家主即将更迭的紧要关口。”燕立南继续道。
“我和其他房那几个人,修为、功绩、势力都相差不多,选谁上位,还不是那些老祖宗一句话的事情?”
“和那些老祖宗比,三姑姑虽然年轻,可她修为最高啊!反而说话最有分量。所以这个时候,我是得罪谁,也不能得罪她啊。”
“只要我当了家主,那将来接我班的,除了你还能有谁?”燕立南按着燕仁的肩头,“儿子,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哪……”
“没错!”燕仁似乎也被亲爹的话调动起来,咬牙道:“三十年河西、三十年河东……我要隐忍!”
“前日里华胥秘境里发生异变,我还替你争取到了主管这件事的权力,届时你在里面好好努力,做出点功劳来,也能替爹长长脸面。”
“孩儿一定努力!”燕仁道。
“我听闻上次齐家在秘境中取得非凡成绩,是因为有一位奇人相助,他身怀特别的神通,在那秘境中十分强大。而且,那奇人与齐家只是雇佣关系,如今七家全部进入华胥秘境,也都盯上了这个人……”燕立南又道。
“我们要去请那人?”燕仁立刻道。
“自然,只是齐家那边口风很严,始终不肯透露一点消息……”燕立南笑道:“只是曾与他们共同进入秘境的楚家似乎有些线索,我查到那楚相羽已经出发了。仁儿,这次你出马,只要跟紧楚相羽,应该就能找到那人,务必要将他请动!”
“好的!”燕仁从床上爬起来,重重点头:“孩儿一定不负父亲期望!”
“爹相信你。”燕立南满意地点点头,“你这孩子啊……打小就聪明。”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